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环境保护环保投入不及广告的讽刺

发布时间:2018-08-24 19:49: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环境保护】“环保投入不及广告”的讽刺

近日,哈药集团制药总厂被曝明目张胆偷排乱放,工厂周边废气排放严重超标,硫化氢气体超标1150倍,氨气超标20倍;废水直排松花江,废渣随意焚烧。一家年销售额上百亿元的制药业巨头,宁愿一年花5亿元巨资投做广告,却迟迟不根除困扰周边居民多年的环保问题。(6月9日《北京》)

早在2005年5月《黑龙江》的报道中,就称“哈药集团制药总厂的气味污染一直是其周边群众关注的热点,环保部门每年接到的投诉很多,也是人大、政协提案重点问题”。两年前,黑龙江省多位政协委员就此联名提案。2009年8月,《人民》就曾对哈药总厂“怪味扰民”一事进行过报道。然而,“媒体曝光——领导重视——职能部门行动——事件得妥善解决”的模式并没有在哈药显灵。一家年销售额上百亿元的制药业巨头,宁愿一年花5亿元巨资做广告,却迟迟不根除困扰周边居民多年的环保问题,在全国节能减排、治污力度持续升温的大背景下,确实令人震惊。

曾经有一句公益广告:“不是企业消灭污染,就是污染消灭企业”。可在哈药这里却至今没能感受到这样的氛围。由于哈药目前主要产品仍以原料药为主,加之环保投入不能完全跟上,污染问题的爆发只是个时间问题。然而,不仅仅是哈药一家,作为成品药物的前提部分,原料药目前已成为我国医药产业最重要的一块。基于环保和成本压缩的考虑,不少发达国家将其原料药生产向印度和中国转移。而近两年,就连印度也开始将他们的原料药业务转包给中国来做。环保被制药企业冷落一旁的根本原因,就是经济利益与环境效益的天平发生倾斜。哈药之所以舍得在广告上下血本,因为烧钱营销的直接好处远远大于治污带来的实惠。当环保忧患意识与企业生存空间完全不搭界之时,巨额资金投向何处便有了再明了不过的答案。

哈药“环保投入不及广告”折射违法成本太低。一是该用的执法手段使不上力,甚至根本就没有用。环保部门除了受理举报、查清事实之后依法处罚外,对哈药这样的名企,最有效的手段就是与相关部门联手,在信贷、上市、保险以及外贸等环节上及时亮剑。尤其是掌控上市这一“环保门票”,为企业增加融资设置高门槛,做到“要上市先环保”,将会特别给力。

其次是在法律层面上,处罚标的设置过低。即便企业因为污染领受罚单,也是毛毛细雨。而一旦引发重大污染事件,几乎全部由政府与社会埋单。在美国和墨西哥,上市公司一旦发生这样重大的污染,企业赔偿的数额将是天文数字。可以这么说,没有严管重罚的法治威慑,没有高额违法成本的代价,靠企业的自觉意识来治理污染,显然靠不住。哈药号称“做良心人,制精品药,追求人类健康”,可没有严格监管和处罚力度的跟进,“企业良心”早就变成赚得盆满盂溢的真金白银了。

哈药总厂污染车间的搬迁已有眉目,如果执法部门不能“搬出”法律利器来令其痛定思痛,逼其治理污染,搬迁之后,医药“百强企业”的哭穷之声能止息吗?“广告费27倍于环保投入”的怪象能禁绝吗?

拿环境换钱的“哈药模式”

出卖环境,拿到一笔小钱,算是满足了发展中国家的眼前急用。但事情还没完,卖掉环境,污染来了,人们的健康没有了。从淮河流域到太湖,再到湘江,哪个地方的环境污染不是农业渔业绝收,居民大比例生病甚至非正常死亡?

有钱“贴金”无钱治污,哈药该吃啥药

近段时间以来,企业污染环境的重大事件频频发生:浙江余杭水污染事件、河北元氏县化工污染事件、紫金矿业污染事件令人触目惊心。这些企业排出的废水、废气、废液会对环境造成破坏甚至灾难,这也是稍具常识的人,当然包括那些具有经营头脑的企业负责人,都可以作出的判断。

哈药“污染门”为何关不上

地方政府扶植企业、服务企业,发展经济,根本目的是为了人民生活幸福。如果居民的住宅楼和企业超标排放废气的烟囱比肩,社区的街道与企业超标排放废水的河道比邻,当企业一边发展壮大,一边污染河流、空气,破坏自然环境,危害民众健康,即使企业上缴再多利税,又能创造什么样的社会价值?

哈药总厂水陆空立体排污的底气何来

如此傲慢排污,哈药总厂自有自己的“底气”。这些年来,哈药的业绩节节攀升,是当地的利税大户,为当地的GDP作出了“巨大贡献”,当地官员们把其当“神”在供着,执法部门对其格外关照、法外开恩,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广告费27倍于环保投入”怪象是如何出笼的?

哈药六厂的广告轰炸模式一度是其他产品竞相模仿的对象,医疗保健品领域曾刮起“哈药模式”之风。而环保问题并没有构成对药企生存的威胁,无需消灭污染,哈药照样活得很好。

打广告年投五亿,为啥治不了污

像哈药总厂这样的“明星”企业,为何一年能拿出五亿巨资打广告,却声称无力治污

环境保护环保投入不及广告的讽刺

,这样明目张胆将环保和义务推向边缘,与相关部门的一再纵容、养虎为患不无关系。

环保设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