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重庆大件垃圾处理市场空间大但需政策扶持

发布时间:2018-11-25 17:44: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重庆:大件垃圾处理市场空间大但需政策扶持

“我最头疼的就是大件生活垃圾问题,我们重庆市巴南区地处城乡结合部,这一问题表现得尤为突出。由于没有大件垃圾破碎处理设备,很多大件垃圾由于运力不足等综合问题被随意堆放。您看这一片待拆的房屋,我真不知道拆后的垃圾应该怎么样解决!”重庆市巴南区环境卫生管理处主任廖代鹏一边指着华溪生活垃圾中转站对面待拆房屋一边无奈地说。

在重庆多个区采访发现,对大件垃圾感到头疼的并不止廖主任一个。大件生活垃圾主要是指体积大、异型且成分复杂的垃圾如废弃沙发、家具及装修废料等。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旧城改造的推进,大件垃圾如何处理、解决已经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接受采访的政府人士、企业和专家均表示大件垃圾处理已刻不容缓,亟待国家出台相关的标准和规范加以明确,并从产业配套政策上进一步加大扶持力度。

大件垃圾处理迫在眉睫

“我们现在最需要解决的就是大件生活垃圾破碎设备问题。”重庆市九龙坡区环境卫生管理处黄庆华副主任说,2005年我们对大件垃圾进行归口收集后,按照传统的一般生活垃圾的二次转运方式,即先压缩再转运,结果一些大件垃圾根本无法压缩,一些勉强能压缩的压缩效果也非常差,只能不减容由垃圾车将其运往垃圾填埋场,车辆转运亏载率极高,消耗和浪费了大量的运输车辆,人力、油料、运力增加,急需机械破碎后减容运输。

“有一次,我们家有个沙发需要丢弃,我找了一个运输工给他50元钱,他都不愿意搬走。”重庆大学固体废弃物污染控制及资源化研究中心主任王里奥说,随着城市居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居民生活垃圾的构成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其中大件生活垃圾的产量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如何处理、解决大件垃圾已经刻不容缓。

王里奥告诉,欧美等发达国家对大件生活垃圾主要采取了分类回收利用的管理方式,取得了可观的环境、社会和经济效益。在我国,由于经济水平等条件的限制,大件生活垃圾的管理起步缓慢,尚无统一的、有效的管理模式。

重庆市环境卫生管理局科长陈平说,初步测算,重庆全市每年要产生5.3万吨大件垃圾,占垃圾总量的1.6%。与一些发达地区相比量较少,但矛盾越来越突出,未来会更加尖锐,加强对大件垃圾的管理、处理已经迫在眉睫。

根据重庆大学资源及环境科学学院完成的《重庆城市大件生活垃圾安全隐患调查报告》显示,初步测算,目前重庆市主城区每年将产生废旧家具2.63万吨,废旧电视机13.4万台,废旧冰箱8.6万台,废旧洗衣机8.5万台。按照重庆市的城市规划,未来三年将在主城区完成1100万平方米危旧房改造,由此会产生大量的大件生活垃圾。初步测算,由此产生的大件生活垃圾总量将达到749.1万立方米,按容重0.2吨每立方米计算,则总重量将达到149.8万吨。

“大件垃圾产生量不仅较大,处理设备的需求量也很大。按照重庆大学资源及环境科学学院和重庆市环境卫生管理局进行的相关测算,重庆市大件生活垃圾处理设备需求量大概为51台。” 陈平补充说。

陈平指出,大量大件生活垃圾非法焚烧或者丢弃,已成为现实或潜在的公共环境安全隐患。因为大件生活垃圾成分复杂,往往含有许多对人体有害的重金属及化合物,如果将其任意拆解、丢弃或者焚烧,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另一方面,未经破碎和压缩的大件垃圾导致运输成本增高,同时加大了填埋处理的成本。

大件垃圾处理 经济、环境效益明显

了解到,和九龙坡区、巴南区等区相比,渝中区是个幸运儿,因为该区在重庆市最先使用上了大件垃圾破碎设备。“这一设备使用后不仅我们的压力小多了,而且感觉轻松多了。原本为了运送大件垃圾每天都要跑好多趟,但现在一天只需要跑一次、两次就可以了,不仅解决了运力紧张问题,而且节省了人力、财力。”渝中区王家坡大件垃圾破碎压缩式中转站一位工作人员兴奋地对说。

负责引进这一设备的重庆市渝中区环境卫生管理局设备科原科长周柏桥告诉,由于渝中区地处重庆市繁华地带,大件垃圾如何处理一直都是个头疼的问题,原始办法拆解不仅效率低、安全性差,而且容易造成二次污染。局领导为此多次开会商讨如何解决大件垃圾问题,在进行了多方比较后,决定引进由重庆宏剑高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的大件垃圾混合破碎机,因为这一设备与国外设备相比价格便宜了将近1/5,性价比很高,使用后效果也很好。

这种说法从渝中区环境卫生管理局出具的《大件垃圾混合破碎机使用情况说明》中找到了佐证。该说明显示,使用大件垃圾破碎机后每日减少载重吨位20吨、带拉臂的斯太尔汽车、容积19.8立方米6个车次,增加载重吨位10吨的东风汽车、容积14立方米压缩车1个车次。使用破碎机后每日转运大件垃圾总体减容比达到1:15,减容率达到93%,每日节约运力112吨,一年节约运力40320吨,年节省运输经费336038.4元。其中直接减容的经济效益每年节省运输经费268560元,将破碎后的大件垃圾输运入压缩箱再次压缩后,间接减容的经济效益每年节省运输经费48038.4元。

黄庆华也给算了一笔经济账,九龙坡区目前每日大件垃圾重量在5吨左右,大件垃圾所需运力为平均每日5个车次,大件垃圾亏载率达到25%。若使用大件垃圾破碎设备后,每日将减少4个车次,每年将减少1460个运输车次,每日节省燃油86.24升,每年节省燃油31046.4升。每年节省运输经费近30万元。

《重庆城市大件生活垃圾安全隐患调查报告》统计显示,按照目前重庆市大件生活垃圾的产量,平均每年就将多支付运输成本437万元,重庆市即将开展的旧城拆迁改造工程所产生的大件垃圾产量,更是需要多支付运输成本约24878万元。

该报告还显示,重庆市大件生活垃圾主要是木材、塑料以及皮革为主的家具类物品,具有很高的热值,平均热值在13000kj/kg以上,而目前重庆市生活垃圾的平均热值也仅为4600kj/kg左右,在进行焚烧处理的时候,往往需要添加天然气作为辅助燃料。根据热值关系进行换算,如果将重庆市每年产生的大件生活垃圾用于焚烧,将会节约天然气438万立方米,节约天然气费用899万元。

不仅有可观的经济效益,也可以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廖代鹏说,按照有关部门公布的汽车每燃烧一升燃油就向天空排放2.5公斤二氧化碳测算,如果应用大件垃圾破碎设备,仅巴南区垃圾运输车每日就会少向天空排放二氧化碳160.9公斤,一年少排放二氧化碳57942公斤。

“我十分看好这一设备的市场前景。”亚太环境清洁发展合作组织丁国强理事说,大件垃圾处理蕴含巨大商机,这一产业是朝阳产业,推广应用前景十分广阔。

项目推广急需突破多重障碍

尽管大件垃圾破碎能够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多家单位也有着使用需求,但采访发现这一设备推广、应用进展迟缓。对此,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专家表示,大件垃圾处理设备推广、应用亟待突破相关标准缺失、资金短缺、立项难、产业配套扶持政策匮乏等多重障碍。

了解到

重庆大件垃圾处理市场空间大但需政策扶持

,资金短缺是制约设备使用的一个重要原因。环境卫生管理处多位人士向表示,虽然国产设备价格较进口设备便宜近1/5,但一套设备也需要数十万元,如何解决这笔资金来源,还需要相关部门考虑解决。

与此同时,相关标准缺失也制约了大件垃圾处理设备的推广。专家指出,国家及地方行业主管部门对大件垃圾收集、处理、资源化只有宏观政策,没有相应的具体细则和管理办法,使推广大件垃圾技术及装备的市场需求无法显现。

更为重要的是,产业配套扶持政策匮乏。对此,重庆宏剑高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向红梅有着深刻感受。她告诉,一方面,国家对从事“三废”资源化的新技术在前期研发中支持力度较弱,得到国家科研经费支持的难度较大。以大件垃圾破碎设备为例,企业前期研发的原材料成本较高。大件垃圾是一种特殊的物料,很难通过市场机制获取。研发的大件生活垃圾原料都是通过与环卫部门协调,以每车80元至100元的价格购买。

另一方面,由于重庆市城市拆迁量较大,大件垃圾产生量巨增,公司曾向重庆市经委申请国家节能专项资金(每节约1吨标煤,国家补助250元)处理产生的大件生活垃圾,但该立项申请被否决,原因是主体不符合要求,必须由使用单位来申请;与此同时,在产品产业化的过程中,由于不是国家支持的十大装备业,无法在发改委立项获得国家的产业资金支持。

对于如何解决面临的问题,陈平说,国外发达国家对于大件生活垃圾主要采取的是“居民申报,定时上门收集”的方式,这一做法值得我们借鉴。国家相关部门应考虑建立健全完善有关大件垃圾收集及处理的相关标准及政策。

王里奥认为,应推广大件垃圾处理的先进技术和设备。现在国内外已有专用设备可对大件垃圾先进行有效破碎,再进行压缩,可以有效地解决以往大件垃圾难以单纯压缩处理难题。特别是重庆市已有企业研制出此类设备,并已在渝中区王家坡垃圾站安装运行,效果很好,且其购置价格仅为国外同等设备的1/5,政府应考虑推广。

王里奥建议,对自主研发的环保技术项目国家在政策层面上予以倾斜,配套政策也应以经济上的优惠为主。她说,一方面,大件生活垃圾的处理具有显著的资源化效益,最终所得的产物如铁、铝等是制造新商品的原材料,应鼓励对这类废物的科学处理,节约原材料,保护环境。

标签: